欢迎光临本站!

Facebook在反对声中暂停开发儿童版Instagram应用

来源:原创    更新时间:2021-09-28 19:20:06    编辑:星谷下载    浏览:273

           

在儿童福利倡导者、政策制定者和执法官员越来越强烈的反对声中,Facebook暂停了为儿童开发Instagram应用的计划。反对者认为,开发Instagram儿童应用可能会伤害一代用户。

Facebook在2012年收购了照片分享应用Instagram。由于担心隐私、屏幕时间和年轻人的心理健康,该平台多次被要求放弃推出儿童版应用Instagram Kids项目。《华尔街日报》本月的一份报告显示,该公司知道Instagram可能会对十几岁的女孩产生负面影响,关闭儿童版应用的呼声随之升级。

Instagram负责人亚当·莫塞里(Adam Mosseri)在周一的博客文章中写道:“虽然我们认为有必要开发这种体验,但我们决定暂停这个项目。这将使我们有时间与家长、专家、政策制定者和监管机构合作,倾听他们的担忧,并展示该项目对当今青少年在线学习的价值和重要性。”

这一决定被视为Facebook的一次罕见撤退。该公司将Instagram Kids作为该应用的无广告版本推出,其中包含许多针对13岁以下儿童的某些“适合年龄的内容和功能”。它将有一套工具,允许父母控制他们的孩子可以在应用上花费多少时间,谁可以给他们发消息,谁可以跟踪他们,以及他们可以跟踪谁。

但批评人士认为,专门为儿童营销社交媒体应用会鼓励他们花更多时间粘在智能手机上,从而可能让他们接触到不良内容。对Instagram Kids的抨击来自各个角落。家长和儿童福利倡导者表示,在孩子认知发展的关键时刻,该应用可能会影响他们的心理健康。立法者利用这一事件呼吁对社交媒体公司进行新的监管。执法人员表示,Instagram已经被恋童癖者用来在网上与儿童见面,全美性剥削中心(the National Center on Sexual Exploitation)更是表示,Instagram为儿童服务“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想法。”

在Facebook与“海外版抖音”TikTok和Snapchat等竞争对手争夺新一代注意力之际,所有这些加起来就是一场信任危机。倡导组织“数字民主中心”(Center for Digital Democracy)的执行董事杰夫·切斯特(Jeff Chester)说:“这表明,对Facebook而言,将年轻人和下一代用户货币化始终是它的最高优先事项。

在《华尔街日报》披露了Facebook为确定其应用如何影响用户而进行的一项内部研究的结果后,这些担忧加剧了。Facebook研究人员调查的大约三分之一的少女说,当她们对自己的身体感到不好时,Instagram会让她们感觉更糟。针对《华尔街日报》的调查,一名Facebook代表反驳了Instagram对少女“有毒”的说法。该公司的研究“实际上表明,我们听到的许多青少年认为,当他们与青少年一直面临的困难时刻和问题作斗争时,使用Instagram对提名有所帮助,”Facebook研究负责人普拉蒂蒂·雷乔杜里(Pratiti Raychoudhury)在周日的一篇博客中说。

雷乔杜里说,在Facebook调查的12个受试者中,有11个--包括孤独、焦虑、悲伤和饮食问题--更挣扎的少女说Instagram实际上帮助了她们。Facebook全球安全主管安提戈涅·戴维斯(Antigone Davis)定于周四在参议院消费者保护、产品安全和数据安全小组委员会讨论这个问题。

4月初,4名民主党议员--参议员爱德华·马基(Edward J. Markey)、众议员凯西·卡斯特(Kathy Castor)、理查德·布卢门撒尔(Richard Blumenthal)和洛里·特拉汉(Lori Trahan)给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写了一封联名信,敦促他放弃Instagram Kids应用的发布。他们指出,Facebook应该想办法让儿童和青少年停止使用任何应用,而不是简单地为他们开发新产品。

上述4名议员在周一的联合声明中表示,该项目应该被取消,而不仅仅是暂停,他们将推动新的立法,以规范儿童使用社交媒体应用。他们说:“当涉及到保护网上年轻人时,Facebook已经完全丧失了怀疑的好处,它必须完全放弃这个项目。”。

执法部门也表示了担忧。在5月10日写给扎克伯格的一封信中,44名州检察长敦促Facebook放弃Instagram Kids的计划,认为这样一个平台可能会让年幼的孩子容易受到欺凌甚至性虐待。检察长们引用了英国慈善机构全国防止虐待儿童协会的一份报告。该报告发现,在该组织调查的1944份警方报告的契约中,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契约使用Instagram与儿童进行性交流,这使得Instagram比任何其他应用都更常见。其中23%的案例使用了Facebook的应用,14%使用了Snapchat。检察长们写道:“Facebook在历史上未能在其平台上保护儿童的福利。”

儿童保健倡导者表示,这些应用助长了一种“错过的恐惧”,导致儿童不断检查他们的设备,并陷入一种肤浅的、以自我展示为中心的思维定势。“他们唯一关心的是在孩子最脆弱的时候勾搭他们,把他们留在平台上,尽可能多地获取他们的个人数据,”倡导组织常识媒体(Common Sense Media)的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吉姆·施泰尔(Jim Steyer)说。

Facebook的莫塞里说,Instagram Kids不管它的名字是什么,主要是指10-12岁的青少年。莫塞里写道:“现实是,孩子们已经上网了,我们相信,开发专门为他们设计的适合他们年龄的体验,对父母来说远比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好得多。”

倡导团体“无商业广告儿童运动”对Facebook的说法提出异议,他认为面向儿童的Instagram应用会吸引儿童远离成人版本,因为12岁及以上的儿童可能会继续使用成人版本的应用。Instagram Kids的“真正受众”实际上是目前没有账户的更小的孩子。

数字民主中心执行董事切斯特表示,Facebook的“暂停”不太可能标志着该公司正在进行的招募新一代用户并将其货币化的计划发生重大变化。切斯特说:“在受到监管机构的压力后暂时撤退,是Facebook从一开始就处理所有危机的方式。他们做了一个数字道歉,然后无论如何,继续他们的计划。”

2019年,扎克伯格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允许他的两个女儿--6岁的马克西玛(Maxima)和4岁的奥古斯特(August)--从2岁起就使用Facebook的视频聊天产品Portal。扎克伯格当时表示:“我让我的孩子用它来和我的父母交流,这样他们就可以很容易地和他们的祖父母以及住在全美的阿姨们保持联系。”

当谈到屏幕时间和社交媒体如何影响孩子时,研究可能会有冲突。根据9月8日发表在科学杂志“PLOS一号”上的一项研究,长时间呆在屏幕前的9岁和10岁孩子比同龄人只“稍微”更容易出现注意力障碍、睡眠中断和成绩下降。研究人员没有发现屏幕时间与儿童高水平的抑郁和焦虑之间的联系,并发现花更多时间看屏幕的孩子有更多的亲密朋友。

然而,关于社交媒体的研究更像是一个大杂烩。根据《华尔街日报》的调查,Facebook的内部研究将Instagram与青少年饮食失调、身体形象问题和抑郁症联系起来。《国际饮食失调杂志》3月份的一项研究表明,一些同样的问题甚至可能在更早的时候出现在9岁和10岁的孩子身上。

2016年,一组研究人员回顾了70项关于社交媒体和儿童心理健康的研究,这些研究都发表于2005年至2016年。他们发表在《心理健康杂志》上的报告发现,一些青少年社交媒体用户更快乐,与他人的联系更紧密--而其他人则报告了更多抑郁或焦虑的迹象。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

随机新闻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