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站!

ofo返钱:还债的尽头是电商

来源:原创    更新时间:2021-12-01 17:45:17    编辑:星谷下载    浏览:304


“拉好友,退押金。”

2021年11月,有网友发现ofo App上推出了这一功能,并打出标语“好友越多,退押越快,上不封顶”,此外还有“好友下单奖励”“充值10元退押2元”等活动。

已经消失许久的“小黄车”ofo因此再次闯入公众视野,并被骂上热搜。截至11月29日,话题“ofo推出好友退押金功能”在微博上已有1.6亿次阅读,11.4万次讨论。

网上截图流传的活动介绍显示,“好友接受你的邀请后,你们将组队成功,活动期间内TA通过ofo返钱跳转到第三方平台购物,你们都将获得平台奖励的购物提成,奖励会自动计入您的账号中。”不过,活动时间为2019年12月25日到2020年3月25日。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在人民网发表评论称,ofo此举是“剜肉补疮”,“债主营销既不合法也不道德”。

ofo一度是国内共享单车龙头,占有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然而,在几年前共享单车遭遇行业危机时,ofo也未能从这场倾覆中幸免。

2018年12月17日,大量用户前往位于北京海淀区互联网金融中心的ofo总部楼下,排队登记退押金,这一幕被看作是ofo败局的标志。

三年后的2021年11月27日,有微博网友分享自己的退押金页面截图,排至16836602位。按照ofo最低99元的押金来计算,ofo至少仍欠用户16亿债务,债权人在1600万以上。

目前,ofo App已经没有了“扫码用车”入口,索性将图标改为了“ofo 返钱”,打开之后,“拉好友,退押金”页面已经不存在,但它更像是一个商城,首页就有琳琅满目的货品,食品饮料、美妆护肤、家用电器无所不包,购物退押金,比如44.9元一箱的蒙牛纯牛奶,可以退押金0.38元。

它的商品来源大多是京东。但南方周末记者就二者的关系向京东方面约访,截至发稿未获回复,多次致电ofo客服电话,电话无法接通。

还债的尽头是电商,走向这条路的不只ofo一家,还有一批网贷平台,几乎同时选择了“电商化债”的办法。在这种模式中,数以千万计的债权人被视为一股庞大的流量。

“小黄车”商城

ofo用户刘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17年还是学生时,他就开始使用ofo。出于谨慎,刚开始每次使用后,他都会将押金取出来。之后用的次数多了,也就放心了,199元的押金便一直留在小黄车的App里。

2019年3月,像其他ofo用户一样,刘新也开始关注退押金事宜。当时,刘新能成功发起退押金申请已是费了一番苦功。因为换了手机号,他必须在ofo的App端完成相应操作才能发起退款申请。

在经历了电话客服永远没人接,线上客服每次都在排队的折磨后,终于在3月27日,刘新拿到了第15631123位的退押金排队序号。

8月5日,他在知乎发帖,“刚看了排第14000000多名,平均一个月还10000人,要还1400个月,等于117年,希望我能活到那个时候。”

之后,从2019年10月22日到11月14日,刘新的退押金排名向前进了9599位。

2020年过年时,刘新再次打开小黄车App,惊讶地发现它已然变成了一个“购物软件”。

刘新分享的App首页截图显示,左上角的醒目位置为“返钱”二字。搜索框下还附有简单教程,“复制商品链接—打开ofo返钱—搜索下单立即省钱”。那时,页面上方还有“邀请好友,奖励现金”的广告。此外还有京东年货节、淘宝专区、京东专区等选项。

从共享单车平台变为返利软件,这一变化来自ofo在2019年11月上线的“天天返钱”功能。

根据规则,ofo用户可将押金转至“天天返钱”账户,押金不能用于直接购物,需要重新消费才可获得相当于押金的“返现”,ofo用户可享受双倍返现。ofo还为提现设置了门槛,99元、199元押金用户的最高提现次数分别为5次和10次。

押金没那么容易拿回来,大部分商品的返现金额都以角、分为单位。目前该App上,购买过百元的商品才有机会获得超过一元钱的返利,例如购买一套标价629元的苏泊尔燃气灶双灶,“约奖8.8元”。依此计算,要拿回最低的99元押金,需消费近万元。

其实早在2019年3月,ofo就首次试水电商,引入折扣商城。当时,99元的押金用户可兑换150个金币,199元的可兑换300个金币。在商城1个金币抵1元使用。大部分商品都以金币加现金的形式换购。

2020年2月,小黄车App上线4.0版本,将“全网返利,购物省钱”加到了版本介绍中。此后更新的五版中,均保留了返利内容,却已不见“扫码用车”的入口。ofo彻底变成了一个返利平台。

2020年10月26日,刘新将很久不打开的小黄车App重新下载。像安装许多新软件一样,各种授权窗口一个接一个地弹出,刘新惯性地点击了一路“确认”。突然,他发现自己的押金好像被兑换成了金币,他成了“0元押金用户”。

根据ofo押金政策,押金兑换成金币后,将被视为用户自动放弃对押金的索取,ofo对骑行押金不再具有归还义务,且押金兑换成金币的操作不可撤销。

刘新和ofo的故事由此正式迎来“剧终”。“押金都不退的时候,我就已经对ofo失去信任了。失去信任,又怎么会在上面买东西呢?”

如今,ofo App上的商品几乎都来自京东,点击购买页面后,直接跳转到京东App。ofo App的商品标价和京东平台一模一样,只是多了返押金“X.XX”元的字样。

返回来的几毛钱押金是谁出的?

一位资深电商从业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解释,一般来说,这种返利都由商家出。商家设置返利佣金,ofo作为一个电商推广平台,如果商品售出,商家就会返利到平台上给买家。

“后人学前人”

2018年11月19日,在“小黄车押金事件”前夕,ofo曾联合网贷平台PP Money推出新的押金活动。

ofo的99元押金用户可一键升级成为PP Money的新用户,即认可将ofo的99元押金变为PP Money的100元特定资产,默认加入PP Money新手福利项目:历史年化利率约16%,锁定期30天,锁定期满后用户可申请退出,获得利息。

因被大量用户质疑“强制捆绑”,该活动在上线四天后就宣布下线了。

同一时期,也是PP Money所处的网贷行业经历巨变的一年。2018年底,《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175号文)出台,要求网贷机构“能退尽退,应关尽关”。

关停之后,还没还完的债务怎么办?线上商城成了多家网贷平台推出的兑付方案之一。

2021年,PP Money推出了自己的电商“聪聪商城”,债权人可将账户标的资产兑换成商城金币,购买商品。

据资深网贷投资人羿飞观察,早在2014年左右,网贷平台选择用商城来兑付的清退方式就已经出现了。当时每年也有倒闭的平台,但往往规模较小,约占行业总规模的20%。

2019年以后,大批网贷平台退出。“清退方案大都是后人学前人的。”羿飞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于是,债转商城变得普遍起来。

根据南方周末记者统计,在第三方网贷资讯门户网站“网贷天眼”2019年9月的网贷评级综合实力TOP30排行榜中,已经选择债转商城的平台有:玖富(旗下有玖富普惠、悟空理财等)、有利网、爱钱进、PP Money、凤凰金融、向上金服、点融网和积木盒子8家。此外,小牛在线、和信贷等多家规模较小的平台也选择了这种方式。

羿飞认为,债转商城是网贷平台无力全额偿付债权人的资金,又想拿回债权的一种选择。

这些电商大多需要从原来的网贷App进入。在债权人选择商城作为平台的退出通道后,其债权会转换为各个商城中的虚拟货币,转换过程均不可逆。

有的时候,不知道触碰到什么地方,债权就成了商城中的金豆、积分。

一位仍在等待兑付的PP Money债权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之前就有朋友的债权莫名变成了商城金币。“我是不会碰这个App的,人家说有陷阱,点到债权就自动成金币了。”她生怕碰到什么按键,让自己坚持了这么久的债权兑换打了水漂。

羿飞说,市面上有许多专门从事电商解决方案的公司为网贷平台提供服务。“有的网贷平台才几千万营收,不可能为这几千万专门建立一个完整的电商清退体系。”

不同于ofo关联的电商以京东为主,网贷平台合作的商城经常是没怎么听说过的品牌,甚至是随着化债开始而临时成立的。

债转电商,问题多多

“假冒伪劣”“价格虚高”“三无产品”“拖延时间不发货”……在黑猫投诉、知乎、微博等平台,有关这些“化债”商城的投诉和负面评论很多。

2020年6月,网贷平台“爱钱进”全面上线债转商城,作为退出通道之一。

用户张立一开始并不想选择商城,他气不过自己的投资就这么折了。2020年7月的一天,张立打开爱钱进App,不知道点到了什么,3万多的债权就成了爱钱进“认真商城”等额的“天天币”。无奈之下,他只好接受,开始在商城消费。

不过,他发现该商城的货品价格奇高无比,“至少是淘宝那些电商的三倍”,他愤然对南方周末周末记者说。而且有些商品需要天天币加上现金,才能购买。

根据张立提供的订单截图,他购买的一款美的牌破壁机需要2295币,一个麦吉毕卡索(Picasso)牌的20英寸拉杆箱需要2880币。

在天猫的美的官方旗舰店里,一个相同功能、相似外观的破壁机仅需399元。而麦吉毕卡索(Picasso)牌的拉杆箱在淘宝的搜索结果寥寥,价格从100多元到800多元不等。

此后,爱钱进商城的客服又多次给张立打电话,要求他尽快消费,声称商城金币是有使用期限的。

根据企查查,运营爱钱进“认真商城”的是北京认真卖货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7月14日,注册资本100万人民币,公司参保人数11人。

南方周末记者致电“认真商城”客服,对方表示没有公司电话,只处理商品问题。该公司在企查查上的电话则为空号。

对于债权人来说,除了商品问题,网贷平台债转商城的另一风险还在于无法逆转的兑换规则。一旦兑换,债权人则完全陷入被动境地。不论该电商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债权人只能接受。

因为投资金额不多,悟空理财的债权人陈飞在2020年底商城一上线时,便选择了兑换债权。他想着钱拿不回来,换点东西也好。

和爱钱进的“认真商城”一样,悟空理财的“金豆商城”商品种类少、价格高,除了金豆可直接兑换的商品,还有金豆加现金才能购买的商品。陈飞观察,后者通常品牌更大,也更好、更实用些。

“那种只需要金豆的商品,正常情况下都是我可买可不买的东西。”陈飞对南方周末记者抱怨道,“我经常想买的都是金豆加钱才能行的。”

更让陈飞感到无语的是金豆商城的一次规则调整。2021年5月下旬,金豆商城发布公告称,因商品成本上升,剩余资源有限,自6月1日起,全场不包邮,费用自理,部分热门商品提价。

面对规则的变化,债权人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气得没办法,陈飞只好在6月1日前一股脑儿将剩余的金豆全部花光了事。

在羿飞看来,债转商城的本质和债权打折转让一样。“大家都不傻,当债权人选择债转商城时,他就知道这钱已经完了,干脆换点东西。”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

随机新闻

评论排行榜